银河证券:科创板受理72家企业 公募筹备79只科创板基金

就在何庭波进入华为两年后,无线业务成为公司重点。锋芒乍露的何庭波被委以重任,一个人前往上海组建无线芯片团队,从事3G芯片研发。

最终,两人定下一个君子协定:白天何庭波调试,晚上高戟调试。

“做得慢没关系,做得不好也没关系,只要有时间,海思总有出头的一天。”

作为H.265编解码技术的主要贡献者和拥有最多核心专利的业者,重新定义全世界的视频技术标准,为4K/8K超高清视频筑底;

几年后,她又被调往硅谷,夜以继日地工作了两年。

芯片开发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技术难度大,研发周期长,没有弯道可以超车。

彼时的华为,芯片事业刚刚起步。

光通信设备这一新业务,在当时被寄予了厚望。何庭波到华为后,被分派的第一项任务就是设计光通信芯片。

在狼性华为,何庭波一个柔弱女子,要想出类拔萃,没有一股子拼劲儿,是万万不能的。

集中优势兵力,只对准一个城墙口冲锋,这是任正非和华为一贯的打法。

海思就这样,在何庭波“被惊吓”的过程中诞生了。

与那个时代许多赶时髦的女孩不同,这个短发姑娘,最大的心愿是当一名工程师。

相比海思的低调而言,更为低调、甚至神秘的,是它的掌门人何庭波。

何庭波虽然早就习惯,但当时整个华为只有3万人,研发不到10亿美元,如此高强度的投入,还是把她“吓坏”了。

受此启发,海思开始着手打造自己的Turnkey方案。

据华为老兵戴辉介绍,任正非当初曾给海思定下目标:三年内,招聘2000人,外销40亿元。

到何庭波加盟时,华为已做出第一颗芯片,并凭借C&C08交换机的大卖,熬过了“不成功就跳楼”的艰苦岁月。

1.全球半导体产业一直为男性主导,鲜有女性出彩。

缔造海思奇迹的何庭波,改写了这个历史。

四处赶场的经历虽然辛苦,却让何庭波的能力得到极大提升,她的职位也一天天晋升,从高工到总工,再到中研基础部总监。

为了这项事业,任正非苦口婆心,从亿利达挖来硬件工程师徐文伟,并不惜欠下高利贷,从国外购得EDA软件。

多年后,任正非说,华为坚持做系统、做芯片,是为了“别人断我们粮”的时候,有备份系统能用得上。

1996年,27岁的她从北邮硕士毕业,成为华为的一名工程师。

“要热爱伟大祖国,听党话、跟党走,胸怀忧国忧民之心、爱国爱民之情,以一生的真情投入、一辈子的顽强奋斗来体现爱国主义情怀,让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始终在心中高高飘扬。” 习近平总书记对新时代中国青年提出要求。对新时代中国青年来说,热爱祖国是立身之本、成才之基。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理想信念,依然是青年人砥砺奋进的不竭动力。胸怀忧国忧民之心、爱国爱民之情,不断奉献祖国、奉献人民,新时代青年应让爱国主义的伟大旗帜始终在心中高高飘扬。

在视频监控领域,拿下全球70%的占有率,助力海康、大华成为全球安防市场上的双寡头;

在德州仪器(TI)、恩智浦(NXP)等国外厂家的长期垄断下强势突围,彻底改写中国智能电视厂商依赖国外芯片的历史,独占国内一半以上的市场;

“给你2万人,每年4亿美金的研发经费,一定要站起来!”任正非说。

2.虽然有人,有钱,更有老板的支持,但海思的起步却异常艰难。甚至一开始,连定位也不清晰。

短短十几年,它便从一家寂寂无名的芯片小厂,悄然跻身中国最大的半导体公司。2018年,它更超越AMD,挤进全球前五大芯片设计公司的阵营。

道不可坐论,德不能空谈,要有“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意识。爱国主义不仅要对祖国有着深厚的感情,更要有报效祖国的实际行动。让爱国主义开花结果,肩负时代重任的青年人就应努力学习掌握科学知识,提高内在素质,锤炼过硬本领,使自己的思维视野、思想观念、认识水平跟上越来越快的时代发展,在担当中历练,在尽责中成长,让青春在新时代改革开放的广阔天地中绽放,让人生在实现中国梦的奋进追逐中展现出勇敢奔跑的英姿。

公司内部,低落的士气被涤荡一空,所有人都在为更大的成功磨刀霍霍。

也是在那里,她亲眼目睹了中美两国在芯片设计上的巨大差距,为日后海思大规模引进海外人才埋下了伏笔。

青年是国家的未来,也是世界的未来。孕育了以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为主要内容的伟大五四精神,其核心是爱国主义精神。爱国主义是我们民族精神的核心,是中华民族团结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纽带。“爱国”一词,自古以来也都与青年紧密相连。

创造这一切的,是华为旗下一家极其低调的公司——海思半导体。

青年是整个社会力量中最积极、最有生气的力量,国家的希望在青年,民族的未来在青年。一代代青年传承爱国主义精神,在新的伟大实践中放射出青春光芒,国家才会更有力量。在大有可为的新时代,青年人就应勇于担当这个时代赋予的历史责任,把艰苦环境作为磨炼自己的机遇,把爱国热情转化为立足岗位、刻苦学习、发奋工作的实际行动,在激情奋斗中绽放青春光芒、健康成长进步,努力迎来更加灿烂的明天。(法制网特约评论员 秦思)

据后来升任华为路由器与电信以太产品线总裁的高戟回忆:“为了显示绅士风度,我每次都会让着她,但这并非长久之计。”

山寨机迅即在全国泛滥,联发科也从一家DVD小厂,一跃成为比肩高通的芯片制造商。

何庭波对此心知肚明,每次碰到难以逾越的困难,员工士气低落时,她总是给他们打气:

能够在争抢中相互进步,那也是一种幸福。

而何庭波当时面临的一个更大挑战,还不是设备的奇缺,而是工作地点的不确定。

青春,代表了生机与活力,承载着未来和希望。不管时光如何变幻,不管岁月如何洗涤,五四精神激励着青年人在时代大潮中建功立业。从辽阔海天到大漠戈壁,从田间地头到机关单位,从创新创业到脱贫攻坚,从传统行业到新兴业态,尽皆需要一代代青年将个人命运融入国家命运,以个人梦想推动国家梦想,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

2004年,因为押注CDMA而在国内一败涂地的华为,好不容易抓住海外市场这根稻草,冲出重围,开始腾出手来谋划新的业务。

老板没有理会,语气坚定地要给。

随着公司业务的不断扩张,对员工跨地区的工作能力提出了要求。

常年生活在镁光灯之外,几乎从不接受采访的她,至今是公众眼里的“陌生人”,但在全球半导体产业,她早已是令人肃然起敬的存在。

20世纪90年代,中国通信与半导体产业尚处在萌芽期,华为是何庭波实现人生理想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

而她与半导体,也已是几十年的交集。

2004年,任正非交给何庭波一个“吓人”的任务。这个任务,后来改变了华为。

2006年前后,联发科在业内首创交钥匙(Turnkey)工程,将手机主要功能集成在一块芯片上,大大降低了造手机的难度。

直至有一天,任正非交给她一项任务。这个任务,后来改变了华为。

当时,高戟负责产品开发,何庭波负责芯片设计。由于需要共用一套仪表,两人经常争抢设备。

手机成为当时很自然的选择,但芯片却掌控在西方手中。一直专注于此的何庭波,成为任正非眼中打开局面的人。

何庭波的人生,自从大学选择半导体物理专业,就与芯片结下不解之缘。

尽管如此,海思起步时命运之多舛,还是超乎她的想象。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