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森纳对莱斯特城的联赛杯比赛中,有球迷发现,当枪手首开纪录时,恩凯蒂亚并不开心,甚至还有点气恼。

佩佩的右路传中,被莱斯特城后卫挡进自家大门,此时一直在中路等待机会的恩凯蒂亚,似乎有点不高兴,他沮丧的扬起双手,又赌气式的甩了一下右手。几秒钟后,回过神来的他,上去与佩佩击掌庆祝。

“能看出他有着破门的渴望。”

如果只闻其声,人们可能意识不到毕罗是外国人,他的普通话标准流畅,还夹杂着些许儿话音。他的名字“毕罗”则取自《庄子》,《庄子·天下》中有言:“万物毕罗,莫足以归。”足见他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与熟悉。

在给学生上书法课时,毕罗发现,有些学生对于中国书法的兴趣仅仅停留在汉字的“漂亮”之上。他说:“练习书法不能只凭一时的兴趣,需要一个努力投入、由浅至深的练习过程。书法是汉字艺术,更是悠久文化的产物,它不仅是文字符号,在它背后是一个文化体系。在西方学术界,包括汉学界在内,对书法的了解和研究几乎都停留在较浅的层次。”在毕罗看来,中国书法的海外传播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作为研究中国书法的西方人,毕罗对中西文化交流充满期待。“我将中国学者张天弓对书法术语的简释翻译成英文,出版了《中国书法主要术语的释读与研究》一书,希望能进一步加强西方与中国书法和文化交流。书法是中国代表性艺术,值得西方了解和品鉴。”毕罗介绍,“我研究汉学,增进中西方文化交流是我一直关注并从事的工作。”

毕罗非常喜欢中国古代书法理论中的一句话:“意在笔先”。“这句话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每次行动成功与否,都取决于起初的‘意’,而实现这个最初之‘意’,则需要漫长的时间和不懈的努力才行。研习中国书法,传播中国文化,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毕罗说:“从4世纪到7世纪,中国出现了各种有深远影响力的书法作品,不论是普通人的作品还是名家手笔,都充满了丰富的想象力。这些书法创作是当时文人毕生修养的成果,对生活节奏快、被眼花缭乱的视觉符号包围的现代人来说,值得去反思和学习。”在毕罗眼中,古代中国书法能够让今天的人们注意到,人类在工业革命前就已对简练的视觉符号和动感十足的艺术创作造诣颇深,他认为,书法是受西方影响较小、能原汁原味保存至今的文化形态。

“作为中国羊绒服装行业的龙头企业,目前‘鄂尔多斯’品牌价值1036.75亿元(人民币),连续20多年稳居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第一位。”内蒙古鄂尔多斯资源股份有限公司绒纺事业部副总经理白二云表示,“未来,我们会与更多国内外企业、组织一起,共同塑造可持续的羊绒时尚行业未来。”

毕罗对王羲之情有独钟,他说:“我要把中国书法介绍给全世界的人,王羲之是一个代表,不了解他是万万不行的。王羲之的书法令人叹为观止,值得全世界关注研究。我经常会跟我妈妈说,在中国也有一位达·芬奇,比意大利的达·芬奇还要早一千多年,他叫王羲之。”6月,毕罗首部用中文完成的作品《尊右军以翼圣教》出版,收获不少好评。谈及撰写此书的初衷,毕罗说:“《尊右军以翼圣教》研究的是《集王圣教序》。它源自唐太宗撰写的《大唐三藏圣教序》,由僧侣怀仁从王羲之书法中集字,于唐咸亨三年刻制成碑,不但是现存最早集字而成的书法作品,还是中国和东亚历代集字碑的开端。”眼下,毕罗正专注于将王羲之的《兰亭诗集》翻译成意大利语,“这项工作非常有意义,大家都会喜欢上王羲之”。

“他对于进球绝对有着饥渴,我喜欢的前锋。”

恩凯蒂亚当时已经跑到了很好的位置,无人防守,只要球传过来,他射进空门的可能性很大。不料莱斯特城后卫把他的进球“抢走了”,这可能是阿森纳新星第一时间不太愉快的原因。

而在中国国际商会秘书长于健龙看来,疫情之下,该展会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举办,能更好地培育羊绒羊毛民族品牌,推动内蒙古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经贸合作。

“增进中西方文化交流是我一直关注并从事的工作”

恩凯蒂亚这一有点奇怪的第一反应,引发了球迷的热议。

图为在鄂尔多斯举行的展会现场。李爱平 摄

不久前,意大利汉学家毕罗借助网络平台在云端为书法爱好者们做了一期题为《书法史研究与文史研究:以〈集王圣教序〉为中心》的讲座,反响热烈。自年初从上海返意以来,毕罗已经在意大利南部城市、老家奥斯图尼生活近半年。我见到毕罗时,他正在老家的房子里过着每天写论文、校书样、练习两三个小时书法的惬意日子。

亚泰东方会展(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王营表示,2018年及2019年,两届“中国(鄂尔多斯)国际羊绒羊毛展览会”的成功举办,为世界打开了一扇了解鄂尔多斯绒毛产业的窗口。

在当天的展览会现场,记者注意到,受“中国绒城”美誉的影响,与会宾客都会自觉不自觉地提起一句熟知的广告语–“鄂尔多斯,温暖全世界”。

1999年底,正在读大学的毕罗认识了一位生活在意大利的中国书法老师。“从那会儿开始,我一边做研究一边坚持练毛笔字。直到现在,那位老师还在指导我研习书法。”随后,毕罗来到中国,在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国美术学院留学,并前往浙江大学进修。2007年,他获得那不勒斯东方大学的中文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毕罗曾在那不勒斯东方大学担任研究员,执教古代汉语、现代汉语和中国文学史等课程。为研究中国书法,他一年中的很多时间都在中国度过。

“在中国也有一位达·芬奇”

王营透露说,受疫情影响,今次展览会在传统会展模式下新增“爱购羊绒品牌计划”网红直播营销大赛、羊绒羊毛线上云展采购对接会等亮点展览活动,让世界与鄂尔多斯密切链接。

每天晚上,毕罗都喜欢打开昏黄的小灯,在安静的屋子里写字。他说自己喜欢写小字,“我喜欢写毛笔字,这是全世界民众都可以修习的艺术”。

毕罗逛遍了北京和杭州的大街小巷,他喜欢和热情淳朴的中国人聊上几句。“汉学研究需要厚积薄发,对中国传统文化入门的过程很长。上世纪90年代末,大家都没有手机,电脑也尚未普及,正因此,我很幸运地和中国百姓有了更多零距离接触,对中国传统和风俗习惯有了更切身的了解和认识。”毕罗说,1998年,北京电影学院附近的西土城有条小月河,很多人在河边摆摊卖旧书,五花八门,非常便宜,他在那购买了很多字帖。毕罗一边回忆,一边感叹练习书法是一个不断学习、沉淀、提高的过程。

他说,鄂尔多斯依托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和富集优质的绒毛资源,持续提升产业竞争力、品牌影响力,以绒毛产业为代表的传统产业正在焕发新的生机与活力。

毕罗出生于1977年,爱上中国书法时,他还是20岁出头的小伙子。“我对汉字和中国文化一见钟情,汉语非常有魅力,我至今依然记得大学一年级的汉语教材《现代汉语教程》,上面的字体除了黑体、宋体还有楷体,对话的部分是楷体。楷体太漂亮了,我当时就对中国书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96年高中毕业后,毕罗进入那不勒斯东方大学学习汉语,第一次与汉字亲密接触。

中国国际商会鄂尔多斯商会会长贾占荣在当天下午举行的一场“羊绒羊毛产业推介交流会”上即对这座“中国绒城”给予点赞。

疫情之下,如何让世界与鄂尔多斯密切链接?

分析人士称,在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经贸合作过程中,鄂尔多斯是一个绕不过的城市。(完)

在当天,记者注意到,共有来自中国国内16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194家采购商现场采购,并通过国际电商云展数字外贸服务平台,与国外153家采购商进行线上采购洽谈。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