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这位“流浪大师”已经下线一个多星期了。

据报道,沈出生于成都一个相对富裕的家庭,在上海长大,是1966年后第一代上大学的中国人。上海徐汇区审计局证实,毕业后,他在上海市的一个区政府办公室担任审计员。

据报道,该议案由民建联议员葛佩帆和张国钧在教育事务委员会会议提出,最终获得通过,将交由教育局跟进。

当沈巍被一个穿着橙色夹克的中年男子护送进一辆白色奔驰车时。

在这之前,学校一直在酝酿推出“爱心套餐”,照顾一些生活费比较吃紧的同学。但是又怕“爱心套餐”这个名字给学生们产生心里压力,在校团委工作人员们的脑洞大开下,决定取名“佩奇”套餐。一个套餐配齐荤素和米饭无限量,既让同学们吃饱,也吃得荤素搭配、营养均衡。昨天第一餐,套餐里包括一份卤鸭、一份蔬菜,一份花生米,以及满满堆高的米饭。

当被问到要去哪里时,沈说:“去避难。”

人们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这个骨瘦如柴的52岁男子已经小有名气

从3月17日开始,“沈巍”这个名字在中国搜索引擎百度上的搜索量就超过了“流浪大师”,与“流浪大师”相关的微博帖子被阅读了数千万次。

抖音里的一条评论这样写道:“一头道家道士般的秀发,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一副绅士的派头。这才是真正的大师应该有的样子!”

到3月19日,沈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已经有了一群粉丝。

排队的同学中有,很多是特意过来的。“平时我们在第三餐厅吃饭比较多,今天就是来吃这个套餐的。”三位女生结伴前来,一直在发出“太萌了”、“太萌了”的赞叹。

本报记者 朱燕 通讯员 程振伟

沈巍很快意识到自己被利用了。

一段视频显示,一个路标指向了沈的位置,很快,游客就开始涌入上海市郊浦东区这个原本不起眼的社区。

他洗了个澡,剪了头发。当然,他蓄着修剪过的小胡子,梳着齐肩长发,穿着一件崭新的黑色西装的视频在几分钟内出现在多个直播网站上。

一名教高中英文的陈老师当时说,看到有些名校的教科书会假设警察是坏人,误导学生仇警,“更有学生跟我说,学校里有同学在喊口号,我觉得好过火,为何学生会如此偏激?”

围着沈巍身边转的那帮人这千方百计从沈巍身上获利:一位自称是沈巍女友的皮夹克女士在开通抖音账号后的四天内就吸引了40万粉丝。一个身穿红色外套的失业青年,自称是沈的孩子,成为热门直播频道的常客。据说,沈在一张废纸上写的10个字的书法作品在网络拍卖会上以1.3万多美元的价格售出。

当他引用亚里士多德、孔子和但丁的片段开始出现在短视频平台抖音上时,这位不太可能走红的明星被社交媒体发现。令许多人吃惊的是,这个无家可归的人——头发没梳,衣服没洗,胡子没剃——竟然精通文学和哲学。

1993年,他因为“行为异常”被迫提前退休,包括从办公室垃圾桶里捡废纸和整理只有“乞丐”才会碰的可回收垃圾。

买到“佩奇”套餐的同学们,端着餐盘到桌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拍照发圈,看来杭电食堂这波套餐又要在网络上火一把了。

他是个流浪汉,没有社交媒体账号,也没有智能手机。他不墨守成规:沈受过良好的教育,口才好,能养活自己。他在中国互联网上被称为“流浪大师”或“沈大师”他的每一个字都被直播者录下来,在社交媒体上以15到30秒的视频形式分享,被数百万人密切关注和分析。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流浪大师”开始在微博上变得热门起来,这位博学的流浪大师的视频片段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在短视频平台上获得了成千上万的点击量。

不久,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个神秘男人的生活故事。

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命中注定要成为一名垃圾收集者。我钦佩甘地,想要像他一样过一种苦行僧式的生活。”

主流媒体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报社和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开始陆续来到这个不起眼的地方,在过去的26年里,沈一直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

微博上一张广为流传的照片显示,一群年轻人拿着智能手机围在他身边,俨然是听耶稣在山上的布道。

“民主党”议员黄碧云则提出修正案,建议删去追究教师部分,但最终被否决。

活动的一名召集人欧阳海璇曾表示,不仅家长担心孩子的安全,小朋友也会感到恐惧和烦恼,因为没有一同叫口号,所以会在学校里被孤立。欧阳海璇称,教育局应该要开除这些“黑校长、黑教师”, 不然学生都不敢去上学。

不久,他蹲着的地方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沈某身心俱疲,要离开一段时间。谢谢你!”

但就在他上车之前,一个20多岁的男人跑过来要签名。沈转身在这位粉丝的笔记本上签了名。

报道称,葛佩帆表示,相信大部分老师都是专业的,但最近有实际证据显示,有部分教师在网上发表仇警言论,或带学生参加非法集会,呼吁特区政府严肃追究。她强调,议案针对公然违法违纪的教师,澄清并非针对所有教师。

“我不怪任何人,但我讨厌互联网,”3月22日,在他的名气达到顶峰时,沈说。“互联网给我带来的只是麻烦。”

之后,他两次住院。据当地报纸报道,1995年,他决定做一名全职清洁工。

当了三个月的明星后,他受够了。

3月19日,沈在一段25秒的视频中说,与其说是对一屋子拿着智能手机的观众说,不如说是对他自己说:“我知道人们把我当猴子看待。没有人带着一颗纯洁的心来看我。他们这样做是为了钱。”

纵暴派煽动仇恨言论近来入侵香港校园,《文汇报》此前曾报道,9月22日,数十名香港家长举行了一场“反洗脑 拒绝政治入侵校园”集会,抗议部分教师鼓动学生参加街头暴力。他们手持写有“严惩播毒老师,拯救学子”、“拒绝洗脑,还我安静校园”等标语走到特区政府总部外,要求教育局正视问题。

对于那些厌倦了在这个痴迷于青春、新奇、教育、名望、财富和美貌的国家里攀登社会和经济阶梯的人来说,沈很快就成了反英雄。

但在3月中旬,沈的虚拟名声变得太真实了。

准时开卖“佩奇”套餐,短短20分钟就售出了100多份。食堂工作人员估计,第二波就餐高峰将出现在12点30分左右。志愿们在休息的时候,赶紧向阿姨们求助打饭技巧。

每天早晨,当这个流浪汉打开他的门时,他会发现几十人,甚至几百人,已经在他的临时避难所——一个废弃的办公室储藏室门口等着他。每次他一张嘴,就会有几十部手机和相机随时准备记录下来。他一说完一句令人难忘的话,人们就会报以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警方以安全隐患和扰民为由,封锁了沈巍蹲坐地周围的区域,并设置了一米高的木栅栏。但他的粉丝们没有被吓倒,有些人在早上7点之前就聚集了起来。

朝圣者中有电子商务专家,他们承诺给他六位数的报酬,以换取他的商业代言;好奇的观众渴望一睹这位名人的真身;网络红人想要争夺最佳拍摄位置,以便与大师近距离接触。

Published on :Posted on